页面载入中...

两位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和角野荣子:好的故事从哪里来

admin gaybigcock 2020-01-21 138 0

  第一,光首先是一种象征体系。在中世纪圣像画上是一个光圈,在梵高的《向日葵》中是一个个体的生命。但雷双的葵花或葵首,是一个断首、一个现代性的痛苦生命,那种折断的彻底性超过了男性,暗示出个体生命的疼痛和痛苦,体现出当代绘画罕见的品质。

  第二,是光的明暗对比。光的明暗对比是巴洛克时代的基本语言。她笔下玫瑰花瓣的形态是白色的,而背景是黑色的,所以它可以把白色花瓣的旋转弧线表达出来,雷双绘画的基底平面一般都是黑色,暗示出深渊与虚无的深淵,如同她自己所言,这些花朵也是深渊边的疯狂舞蹈。其姿态既沉落又迷离。

  第三是流光溢彩。雷双的绘画是一种油性的水墨画,比如《时间之镜》这个作品,背景处的白光在前景红色葵首的后面呼吸,包括“褶皱”系列作品上也闪烁着恍惚流动的光斑,她用一种模拟的自然形态来体现这种光斑,是一种流动的光感。

  第四是光之花束,因为雷双作为女性艺术家,作为个体性的精神表达的时候,她把百合花用光来重组。但她把光的花束形状表现得像齿轮一样,具有尖锐感,有一种痉挛的幻美和疼痛感,这可能是她精神强度的一个体现。

  第五,雷双也画了月光。她其实很诗性,也很懂诗歌,光的诗性在節奏与面紗上尤为体现在《若夜光寻扶木》上,笔触中流动中的呼吸与内在的融合,不只是撕裂与流散,但又如同面纱一般,有着花的形状与线条的呼应节律。

  第六是光的光泽感,就是2018年一2019年的“光寂”系列作品,画出了宇宙的荣光和面容,我觉得这是宇宙的记忆,神圣又神秘,在这种光彩里面,还有一种回旋的节律感。

  第七,雷双作品还具有一种新的东方性,除了油性的水性化处理,她把阴阳太极图的东方精神性和西方的神圣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宇宙是人类的永恒记忆,也是光作为灵魂的第五元素转化变形后展现的永恒感。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两位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和角野荣子:好的故事从哪里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