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香港特区政府:香港有宪制责任在本地实施国歌法 - 全文

admin catalinacruzmovie 2020-01-20 259 0

  剧情内容较简单,主要表演为两军对垒破阵,相互攻守,阵势变幻莫测。整个表演分8个阵势,即四角阵、长蛇阵、八字阵、黄蜂阵、龙门阵、荷包阵、打花阵和收式。动作粗犷、雄健,队形变化奇特、壮美。表演开始时,武士各据一方,叉手勇猛攻击,左冲右突。紧接着阵势一变,成为头尾相接的长蛇阵,两军对峙,武士们踏着急促的鼓点大声呐喊。一段走步之后,突变为八字阵。又在一阵急促的鼓点中,八位武士并排滚挡,宛如黄蜂出洞,以席卷之势而来。接下去便是包围和反包围的“荷包阵”、“龙门阵”。最出彩的是“打花牌”,武士们依凭平日苦练的武功,真刀真叉打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跳牌”、“扯牌”、“壕牌”、“胶牌”、“滚牌”、“躲牌”。总之,盾牌舞动作粗犷、雄健、彪悍,队伍变化奇特、新颖、壮美,有着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磅礴的战斗气势,在传统民间舞蹈中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

  盾牌舞的音乐也别具一格,表演时多用民间打击乐伴奏,绕场子时常采用“翻鸡毛”鼓点,有的地方伴奏乐器会加入丝弦乐和吹奏乐,有的地方还加入一种传统民间特殊的乐器“呐子”,声音尖细、高昂,极具穿透力。在打击乐的基础上吸取“灯彩”中的唢呐曲牌“锣腔”、“戏曲”中长音加花的“南路散板”和“国术”中的快板锣鼓等,随着剧情的发展,时如急风暴雨,万马奔腾;时如丽日和风,信马由疆;时如小桥流水,莺歌燕舞,加上表演过程中不断响起的铿锵的短刀响环声和演员们“嗬嗬”的呼喊声,为热闹气氛的营造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许多盾牌艺人的祖先都是行伍出身,发展到后来,又被戏剧吸收和改造。表演时舞者左手执盾牌,右手握长或短的兵器。盾牌形状有圆、椭圆、燕尾、长方等,牌面绘制的图案,大都是各种动物的首形,呈威武可怖之貌。制作盾牌的材料因地制宜,多为竹、藤编扎,蒙上兽皮后更加坚固。

  盾牌舞组织形式为“班”、“队”,宗族性十分浓厚。如永新县泮中乡南塘村盾牌队,全由村里同姓族人组成,全村参加盾牌舞的人达百余人,一家三代,同胞手足同台表演者比比皆是,村民中素有“不练盾牌舞,不是男子汉”之说。盾牌舞队的规模则是宗族人口盛衰的标志,参舞的男子更是力量的炫耀,姑娘也往往在盾牌舞队中挑选自己的如意郎君。但在安福县,盾牌舞则是一种传统的文娱活动。

  盾牌舞作为一种很有特色的传统舞蹈艺术,很快受到老百姓的广泛欢迎。如今,它成为永新乃至井冈山、泰和周边县市农民农闲时健身娱乐的绝好形式,成为农村婚嫁、子女升学时加以庆贺的“保留节目”。

  永新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设立专门研究会,培训专业队伍,推出系列活动,全力挖掘整理盾牌舞。2005年,全新的永新盾牌舞参加了南昌国际傩文化艺术节踩街表演和江西省民间艺术节调演,并作为江西省唯一选送的民间艺术节目,赴广东省汕尾市参加首届泛珠三角“9+2”民间艺术表演大赛,赢得好评如潮。据永新县志和南塘村吴氏族谱记载,盾牌在明朝就可“供习武防身用”,由此演化出的盾牌舞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新盾牌舞是赣西南山区民俗民风的一个缩影,它体现出一种最原始的民族凝聚力、团队精神和战斗精神。就艺术价值而言,它集武术、杂耍、舞蹈、造型于一体,成为地方文化的典型代表。

  文化生活的日新月异以及老艺人的相继去世,使盾牌舞面临失传的危险,抢救工作迫在眉睫。

  2006年5月20日,永新盾牌舞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北京晨报讯(记者 王琳)“北京十月文学月”各项活动渐入佳境,近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北京作家协会、阿里文学联合举办的“新时代新风口:网络文学中的现实题材精品创作”主题论坛在北京举行,多位出版人、作家、文学评论家围绕新时代现实题材的创作如何打破套路化、模式化的症结,“改造”并影响网络文学的创作形态和格局展开主题讨论。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在致辞中谈到,“现实主义”创作是作家对生活真实的反映,传统文学作品耐品味,使读者在反复的探究中不断有新的发现,这与网络文学中惯用的以超现实的手段来处理现实题材有所不同。网络文学的阅读具有碎片化、一过性的特征,这使传统基于文本细读建立起来的批评方式受到挑战。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网络文学的审美特征、如何建立突显新时代文学价值和时代特征的网络文学特征的评价体系、将个人的书写体现出时代的精神,这是当前摆在网络文学评论和研究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传统出版界与互联网文学领域观点一致,认为目前网络文学需要现实题材精品创作。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胡晓舟、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网络文学评论家肖惊鸿不约而同地认为,近年来网络文学创作现实题材的作品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其中不乏精品。作家关仁山谈到,网络文学异军突起,影响巨大,读者面广,给文学带来新气象,也给传统文学带来冲击和启示。大家各有所长,网络作家长于叙事方式,传统作家创作则更厚重。书写时代精神,创作现实题材的精品力作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网络文学作家何常在谈到,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涌现的人物故事都给了网络文学作家现实主义创作的土壤,他们有能力也有实力、有时间也有资本来创作更多的现实主义作品。

 

原标题:十月文学月主题论坛:网络文学呼吁现实题材

admin
香港特区政府:香港有宪制责任在本地实施国歌法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